导演“辣眼睛”《俄狄浦斯》刺痛了谁?

选用女性扮演俄狄浦斯,导演卡斯特鲁奇是想借此反抗父权社会。 天津大剧院供图

前晚和昨晚,欧洲当红导演罗密欧·卡斯特鲁奇的作品《俄狄浦斯》在天津大剧院上演,与大家熟悉的古希腊悲剧不同,卡斯特鲁奇和德国绍宾纳剧院将这个故事搬进了中世纪的修道院。该剧的戏剧构作弗洛里安·波尔西迈耶透露,卡斯特鲁奇本人很不喜欢弗洛伊德用“恋母情结”来阐述《俄狄浦斯》,“他故意把故事放置在天主教女子修道院,这是与古希腊完全不同的背景。”

荷尔德林的诗译文本,犹如绘画作品的舞台,以及反“弗洛伊德式”的解读,让这个版本的《俄狄浦斯》充满深意。故事为何发生在女子修道院?为何选用女性扮演俄狄浦斯?三个发出怪声的人形肉团象征什么?在6月3日的演后谈环节中,与卡斯特鲁奇合作多年的戏剧构作弗洛里安·波尔西迈耶,为中国观众答疑解惑。

全剧长约105分钟,前半个小时是修道院的修女们枯燥乏味的生活,充满压抑、没人说话,观众唯一能听到的是修女们用拉丁文演唱的格里高利圣歌。修女们聚集在桌前进行晚餐时,一幅宗教意味浓厚的《最后的晚餐》景象呈现在舞台上。舞台色调随即从黑色转为白色,一位老修女在卧室的床榻下发现一本《俄狄浦斯》,随着她的翻看,故事随之展开。

演出前半个小时,卡斯特鲁奇在极力营造中世纪修道院的压抑氛围,如果这段时间观众还没有“入戏”,那么观看这部《俄狄浦斯》的趣味也将损失大半。卡斯特鲁奇采用的是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译本,观众可以把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当作一场“戏中戏”,这是老修女的一场梦境,或者是她在脑子里导演的修道院版《俄狄浦斯》。

该剧的戏剧构作弗洛里安·波尔西迈耶说,与其把这部剧看作把希腊故事植入到修道院,不如说是一场病毒感染。“女子修道院是自己运转封闭的世界,原本是很完美的,一切都很祥和,但是老修女发现了《俄狄浦斯》。这本书里面的、性、谋杀和修道院是不一致的,这个就像病毒一样扩散开来。通过修女阅读剧本,这个古希腊悲剧世界和修道院世界产生了碰撞,然后古希腊的病毒逐渐感染并控制了修道院的世界。”

You might also like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